让设计踩准产业节拍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中国设计智造大奖(以下简称“第二届DIA”)上,两千多件中外工业设计作品在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经历了一场厮杀。这些作品中,既有解决生产难题的产业装备,也有着眼环保理念的生活智慧;既有引导行业新方向的前沿科技,也有遵循地域特征而生的文化创新。对于处在转型爬坡期的中国经济而言,究竟我们需要怎样的工业设计?工业设计的发展会经历怎样的阶段?又该如何去推动工业设计的发展?
 
       我们需要怎样的工业设计?——上联技术创新、下接产业发展
 
让设计踩准产业节拍_上海通发娱乐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我就想问一下你这个产品的应用情况如何?它能产生怎样的效益?”在第二届DIA的决赛答辩环节,这句话多次出现在专家评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柳冠中的提问中。
 
       相比国外专家在工业设计美学、结构等设计技巧上锱铢必较的追求,柳冠中更看重工业设计作品能在实际生产生活中带来多大价值、提升多少效益。这种看似俗套的评判标准,在不少与会者看来正切中了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要害。柳冠中说,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代,他们的审美更偏向于复古、情趣,而中国正处在工业化的中后期,需要更多智能制造来促进工业化、带动产业跨越式发展。
 
       以第一届DIA的获奖作品为例,水马净水器、多功能球泡灯、E饭煲、防晕止吐仪等产品成功获得千万融资并在国内进行了产业化,这些设计都是极具行业示范性和解决实际生产生活问题能力的产品。比如浙江工业大学彭伟老师带队研发的E饭煲,专门解决年轻人没时间做饭的难题,深受市场追捧,现在他们又把研发方向瞄准智能蒸煮机,希望进一步搞定年轻人不会做菜的问题。
 
       目前市场需要的工业设计,不能全是改良型、跟踪型产品,而是应该有更多的引领型产品。我国拥有全球近三分之一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实体制造业基础,这无疑是国家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财富,更是我国与世界先进工业化国家竞争的重要资本。目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单纯靠货币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变得不可持续,在数量型增长已经结束、技术创新开启的时代,创新成了企业的头等大事,并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题中之义。
 
       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马锦跃认为,当前,我们需要的工业设计要上联技术创新、下接产业发展。一个新的现象是,第二届DIA的决赛专家评委中,出现了一位技术类专家。技术类专家在工业设计比赛中出现,也说明了这个大奖的用意。相比玩概念的设计,我们更需要的是面向智能制造的设计,面向产业的设计。
 
       通过两届DIA进入决赛的作品不难发现,国内企业的参赛作品往往以产业装备类居多,国外作品则更多是基于生活细节上的创新,各有偏重还经常引起国内外评委们的交锋。以第一届DIA中的一款椅子为例,国外专家普遍被其美学、文化内涵所吸引,国内专家却开始担忧其实用性和量产的可能性。马锦跃说,这两种眼光都合理,作为一个国际奖项,DIA是要把不同的思维集聚起来形成更加完整的思路,既要体现国内对工业设计的主流思想,还要展示国际设计流行的趋势,给以后的工业设计发展提供方向。
 
       我们的工业设计有何烦恼?——企业认识不足 机构专业不强
让设计踩准产业节拍_上海通发娱乐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第一届DIA结束后,进入200强的作品在浙江的11个市进行了巡展。在某次巡展的过程中,有一位企业主自豪地告诉马锦跃,他们的企业研发中心有100多人,其中三分之一是做工业设计的。然而,在听完这位企业主介绍其工业设计师每天的工作内容时,马锦跃开始烦恼了。
 
       “聊完才发现,这三分之一的人不是做工业设计的,而是做工艺的。”马锦跃说,走出去巡展,他们才发现,企业对工业设计很渴望,却大多错误地理解了工业设计的意思,他认为,工业设计是技术创新成果的集成应用。
 
       当下,国内工业设计首要的问题便在企业对于工业设计集合创新认识的不足。比如做一个产品设计,除了对产品的造型、工艺有更高的追求外,对产品的结构、材料、技术、可实现性、市场的需求定位以及产品的文化内涵,还缺乏更深层次的探寻。
 
       工业设计之于企业转型升级而言,能产生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美国工业设计联合会一项调查显示,工业设计每投入1美元,销售收入将增加1500美元。杭州博乐工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设计的一款旋转拖把,为一家武义企业创造了十几亿元的营业收入,博乐董事长周立钢说,要树立“工业设计在现代企业经营中承担重要角色”的理念,要知道,“现在企业掌握工业设计就跟三十年前掌握技术一样重要”。
 
       相比国外的工业设计机构专注某一两个领域,国内工业设计机构普遍跨界大、专业性弱,导致难以和企业进行深度合作,这成为国内工业设计发展的又一阻碍。
 
       周立钢以博乐的发展历程为例,认为国内的工业设计公司大致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钟点工模式,为企业设计某样产品并将设计成果直接转让;第二阶段是合同工模式,和企业的合作更为稳定,服务内容从产品设计扩大到企业商业模式的设计等,并开始参与设计产品的销售提成;第三阶段是合伙制模式,设计公司和制造企业通过股权等方式深度合作,共同经营品牌。
 
       “要到达第二个和第三个阶段,就要求工业设计机构的设计服务领域和类型从综合性变为专业化。你看国外有些工业设计公司只做汽车设计,工业设计师对每一个汽车的零部件、乘坐体验都了如指掌,能不做出令市场惊艳的产品吗?”周立钢说。
 
       当然,我们对产品设计的把握能力存在一定的难度,也和国内现有的工业设计教育形式有一定相关性。马锦跃说,工业设计的人才如果有技术专业做基础,就会自然而然把技术带进来,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是当下国内工业设计界尤为需要的。
 
       工业设计如何能价值实现?——技术设计融合 产品创新增值
 
       在今年4月底的2017浙江省春季成果竞价(拍卖)会上,来自浙江6家工业设计机构的17项工业设计成果首次亮相,以“起拍价413万元、成交价553万元、溢价率33.89%”的成绩交出了浙江工业设计成果首拍的答卷。
 
       马锦跃说,这是要给出一个强烈信号,工业设计成果的转移转化可以通过拍卖来进行,工业设计成果在转移转化过程中面临“定价”难题,通过拍卖形式来定价是较为公平、公正的方法,而且能体现工业设计成果的社会价值,普及和宣传工业设计的概念。
 
       4月初,省科技厅和省经信委签署《技术创新与工业设计融合发展》协议,工业设计成果参与拍卖就是其中的一项内容。
 
       技术创新和工业设计融合发展,已经被一些敏锐的企业家所认可。
 
       宁波欧琳集团历来重视工业设计,曾先后荣获德国“红点奖”、德国“iF奖”、“红星奖”等几十项工业设计大奖,这次欧琳集团董事长徐剑光又带着新研发的净水水槽获得了第二届DIA的“智造奖”。徐剑光说:“我们经常会听到来自于销售部门的抱怨,每当销售额达不到预期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批评失败的产品设计。设计人员虽然会认为这种抱怨非常无聊,但他们有时也不知道好的产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创意是很感性的,技术研发则非常理性,太过感性的思想不能转变为实际产品,冷冰冰的技术革新没法吸引消费者,这时,我们就需要用设计来中和两者。”徐剑光认为,工业设计正是一个整合的过程。
 
       以博乐此次参与拍卖的“衣柜杀菌除螨灯”和“便携桌面净水器”为例,两件作品均以溢价率近50%的价格完成了成果转移。产品化的技术成果,让单纯的技术服务、设计服务变为完整的产品创新,让技术和设计都更为增值。
 
       近五年来,浙江全省设计服务收入356亿元,设计成果转化产值突破21000多亿元。浙江已发展成为仅次于广东的工业设计产业大省,大大小小的工业设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目前,全省有工业设计公司3800余家,近15%的大中型制造企业设立了工业设计中心或设计院;全省16家省级特色工业设计示范基地已集聚工业设计企业817家,累计实现设计服务收入77.8亿元。
 
       在第二届DIA复评开始之前,388件复评作品的设计师都填写了一份问卷,问卷显示有60%的作品为未上市产品,近50%有产业化对接的需求。
 
       接下来,这些作品将按照我省块状经济的特点,分门别类被选派到11个市进行巡展,一边寻找就地产业化的机会,一边向省内企业展示工业设计的新趋势、新动态。据统计,2016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新产品产值达2.39万亿元,新产品率达34.33%,织里童装、永康五金、义乌小商品、黄岩模具等都以工业设计为抓手,在加快块状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马锦跃说,他们还将在浙江网上技术市场上,增加一组工业设计的模块,发布最新的工业设计成果和动态,帮助工业设计成果落地开花结果。
上海礼仪公司 上海充场公司 上海礼仪公司 上海礼仪公司 上海充场公司